中工娱乐

被《小舍得》戳中的都是谁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1-04-20 15:45:40

  原标题:被《小舍得》戳中的都是谁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沈杰群

  《小舍得》直戳“小升初”阶段家庭的痛点,呈现了父母为何走向“鸡娃”,又怎么走回来的过程。

  2016年12月,作家鲁引弓在出差回程的高铁上,看了一条关于课外补习班的手机新闻。他随手转发到微信朋友圈,结果,评论区被朋友们“攻占”了。大家都深有体会,“都觉得自己是怪兽家长,怎么怎么给孩子补习”。

  这些朋友直接给鲁引弓“点题”——“你接下来就写写,我们的孩子是怎么在课外补习的吧!写写起跑线之争。”

  在这般强烈的呼声中,鲁引弓决定创作小说《小舍得》。

  

  《小舍得》剧照

  到了2021年春天,小说的故事被改编成电视剧。继《小别离》《小欢喜》之后,“小”系列第三部《小舍得》近日开播。这一次,大家热议的声量更大。在朋友圈飘着“鸡娃”“虎妈”词汇的当下,《小舍得》直戳“小升初”阶段家庭的痛点。

  剧中,南俪和夏君山组成的“开明拍档”,在“小升初”的关键阶段,面对放养而成绩急速滑落的女儿,无法再保持淡定,踏上了辛苦的补习之路。而“战斗型妈妈”田雨岚,和游戏为主业、工作为副业的爸爸颜鹏,一直是“一个家庭两个方向拉车”,在需要夫妻配合使劲儿的“小升初”阶段,出现各种冲突。

  面对“小升初”,是提前抢跑还是静待花开?这是一个问题。

  思考教育的最终目的和去向

  在《小舍得》剧中,几个“学霸”小学生的妈妈们,有专门分享私密核心信息的“火箭群”;有的家长为了让孩子拥有更好的英语语感,在孩子8个月的时候,就请了伦敦口音的“一对一”外教。

  剧中台词也生动解释了一种教育现象:剧场里一个观众突然站了起来,其他观众为了能看到演出,也不得不站起来。

  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专访,《小舍得》原著小说作者鲁引弓说,自从2016年12月,朋友圈集体给他“点题”后,他就有意识地观察生活中家长辅导孩子学习的现象。

  他感叹,很多故事和场景,“编都编不出来”。

  比如有的孩子周末全天都要上补习班,中午休息时间很短,来不及回家午休。鲁引弓看到,在某培训机构门口,有家长居然支起了露营帐篷,让孩子钻进去睡一会儿。

  还有家长曾和鲁引弓分享了一个真实场景:孩子考得不算理想,成绩排在全班40名左右,拿着卷子回来让妈妈签字。妈妈觉得这么晚了,又看到小孩子很恐惧地看着她,就鼓励了一下,没去责备孩子,而是说“下次加油吧”。

  没想到,这孩子在妈妈面前跪下了,说:“幸亏我在这个家庭,如果我生活在别的家庭的话,像我这样子可能都被打死了。”

  鲁引弓叹息:“你知道吗?作为旁观者,你也会觉得很辛酸。”“晚上在家,只要你用心听,真的会听到小区里穿窗而出的妈妈骂小孩子做作业的声音。另一方面,平时在小区里遇到这些家长,你也会看到他们对孩子很好,对邻居们彬彬有礼。可是一到管孩子写作业的时候,家长往往又控制不住情绪。双方都是很难的”。

  《小别离》《小欢喜》《小舍得》的总制片人徐晓鸥认为,相比前两部,《小舍得》出的题更难了,“每一个面临孩子小升初的家长,都能从剧中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徐晓鸥告诉记者,很多家长和“南俪”很像,初心是“佛”的,希望自己的孩子是快乐的,这是天下父母心。“《小舍得》呈现了那么多人为何走向‘鸡娃’,又怎么走回来的过程。人跟社会环境是紧密相连的,孩子在学校的状态、你自己身边的环境、家庭环境都会影响你的心绪。这部剧是做了比较集中的展示,希望大家思考教育最终的目的和去向是哪里”。

  不一定想冲上前,也许只是怕落下

  同父异母的两姐妹“南俪”和“田雨岚”,卷入了“比娃”的漩涡里,连一个简单的家庭聚餐也不肯放过。“比较”的问题,也是牵动观众内心的一个“痛点”。

  剧中也展现了家境普通,没钱上补习班,但成绩优异的女孩“米桃”。她的出现,给弥漫着“比较”气氛的家长圈,带来了不一样的气息。

  “在我采访家长的过程中,感觉到他们内心所谓孩子一定要超过别人、冲到前面去的想法不太强烈,他们更多是怕跟不上,怕落在后面——怕落下的心态,更让我怜悯。”鲁引弓说。

  鲁引弓发现,很多小学生家长真不是为了“攀比”,或者一心希望孩子成为“人上人”,毕竟这代孩子家长本身也经历过这一套竞争体系,“他们太心疼自己的孩子了”。

  《小舍得》剧中“南俪”的原型,是鲁引弓的一个朋友。现实版的“南俪”,是一家媒体的高管,具有相当不错的学养,教育理念一直开明而佛系,从没想过要求女儿去上课外辅导班。

  鲁引弓说,朋友的女儿四年级时一次考试结束后,班主任给这位妈妈打电话说,孩子考得还可以,90多分,“但是感觉得出来,你的孩子没有在外面补课”。当时,这位妈妈没有仔细体会班主任话外之音。

  等女儿到了五年级,有次考试,女儿考了全班40多名,最着急的不是妈妈,而是女儿自己。妈妈就去学校找班主任,班主任一点都不奇怪,说这次是区里出考题,比较难。之后还做了一个“实验”,在班级里,请在外补课的同学站起来。

  结果,包括女儿在内,只有七八个人坐着。

  女儿主动和妈妈说:“我想补习,否则我就落在后面了。”妈妈去报名补习班,其他家长嘲笑她“你现在才睡醒吗”——原来很多家长在孩子二年级时就来“占坑”了。

  鲁引弓指出,由此可见,当下不少压力和动力,不完全来自家长,也来自孩子自己,因为孩子生长在这种生态系统里。有的孩子幼儿园时期英语口语已经很溜,有的孩子小学四五年级就开始学习中学数学课程,所有人的步伐越来越急促。

  鲁引弓指出,大人和孩子的心态是不一样的,小孩的学习和心理状态与情绪息息相关。“如果成绩掉下来,或者发现班里其他人都懂了自己还不会,小孩子就会以为自己比别人笨,她一旦在情绪上这么认为的话,真的会越学越慢的”。

  “有人说你是不是煽动焦虑?其实真不是,我们要超越这种家常里短,去看到整个生态系统的问题。”鲁引弓说。

  “舍与得”的一念之间,世界已经有改变

  被《小舍得》剧集戳中的,也有很多尚未拥有孩子却早早焦虑的年轻人。已婚未育的90后王小甲,每天在办公室里一群新晋妈妈的讨论声中,提前幻想写满“鸡娃”二字的未来。那个还未出生的孩子,在王小甲的想象中,已经度过了极为焦躁、痛苦、压抑的青春期。王小甲总是忧愁自己的工作和心态,无法承受孩子一生发展。

  为了让王小甲相信未来,她丈夫在今年生日礼物盒子上写了一段话:“学渣+月薪3000是我初入上海职场的配置——看起来不高的起点,只要心态好,目标明确,一路还是会成长得不错。心态放平,一切都会顺利。”

  《小舍得》编剧周艺飞作为两个孩子的母亲,也曾为孩子的教育焦虑,既担心耽误孩子又担心他们错过快乐的童年。“不要急,给孩子一点时间,把焦虑和忧伤放一放,成长自有答案。”这是她希望通过该剧传递给观众的精神内核。

  “要改变的是一个系统,是我们整个教育观念。”鲁引弓坦陈,如果家长和孩子都着急的话,所有人都会被产业绑架的,“大量的培训产业进来,甚至被房地产绑架——也就是学区房,这个就没底了”。

  鲁引弓希望,中国家长不要再去扎堆儿报名培训班、补习班了,给孩子留下一点童年的时间,“接班人”不该是一代刷题刷出来的孩子。“青少年对自由的向往,他们的野性和生命力,这些东西还得有,不能被题海淹没”。

  关于“小升初”的焦虑问题大家年年都在谈论,但鲁引弓相信,一切都已经在变好。当下展现相关问题的电视剧和小说,不是为了煽动焦虑,而是让大家去反思。当我们心里产生那么一点温柔,产生一份关于是否“值得”犹豫和怀疑时,改变就在发生了。

  “什么是舍?什么是得?你念头一转,一念之间其实世界已经有改变了。就怕大家都很执拗,那就没有改变。”鲁引弓说。

责任编辑:郑鑫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头条号

  • 中工网抖音号

  • 中工网快手号

  • 中工网百家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
网站地图 cc彩票平台 500w彩票网注册 58彩票网注册
申博太阳城官网登入 菲律宾申博怎么代理
通博彩票代理最占成 联众彩票直营网 凤凰彩票分分彩 6762彩票网湖北快3
澳门太阳城集团官网 五星彩票网网站 快乐彩票怎么登陆 快乐彩票官网
500w彩票网平台 快乐彩票网官网 快乐彩票网平台 58彩票网游戏
8QHDS.COM 277PT.COM 988BBIN.COM XSB798.COM XSB687.COM
XSB558.COM 8KTS.COM 598XTD.COM 236SUN.COM 55sbsg.com
18csb.com 617XTD.COM DC291.COM 548XTD.COM 588cw.com
6666XSB.COM S618T.COM XSB788.COM XSB118.COM 1112934.COM